高通动刀:将寻求禁止在中国销售iPhone XS和XR_IT新闻
2019-10-28

    在通讯圈里,高通是一个骑士,腰部有两把简单的刀,边缘像秋霜一样锋利。一种是移动芯片,擅长街头巷战,芯片技术精湛,享誉世界,每次推出新产品,总会有手机厂商竞争,害怕起步,看不见竞争产品;另一种是专利许可,范围无穷,终端厂商在f。我们的田地不能排除在外。高通多年的辛勤工作使他成为不利的赢家。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有很多对手跪在刀下:梅子,英特尔,现在挣扎的苹果,手机市场的绝对实力。他们没有因为高通公司的存在而被摧毁,而是被刀子所伤。包装产品都是密封的,但最终高通发现了一个瑕疵,血淋淋的长袍。作为产业链下游的终端制造商,无论是否挣扎,都不是成败的障碍。至于他们的同龄人,他们大部分的斗争都掌握在毒刺手中。根据第三方数据,高通在2017年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达到42%,甚至高于第二苹果(20%)和第三联合开发部门(14%)的总和。高通在芯片江湖的排名中没有竞争对手,甚至没有追随者。现在,江河湖水都凄凉了:如果苹果掉下来,谁能握住高通公司的刀?目前,恐惧已经没有人力来拉回风暴。只是等待锋利的岁月打碎高通公司的刀。高通公司的优势不仅在于其娴熟的刀具技术,而且在于转换时代的迁移,它已经被移动时代取代为桌面时代。现在站在5G时代的窗口,通信网络体系结构的调整很可能促使通信行业再次改变商业模式。面对“岁月如飞刀”,坚强如高通也将经受考验。技术大师凯文·凯利预言:“在互联网世界里,杀你的人永远不会出现在给定的名单上。”也许新时代正在酝酿,为高通创造一个竞争对手,一个使高通快刀无效的对手。那时,高通公司像那样聪明和快乐吗?1。刀的尊严。骑士游侠谁实践武术的世界经常经历一个涅磐的死亡,高通也不例外。2015年初,针对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责令高通停止相关违法行为,并于2013年对占中国市场销售额8%的高通处以60.88亿元罚款。此外,高通还根据需要调整了许多专利许可规则。对于高通来说,这是市场、技术、行业需求等因素博弈妥协的结果,也是最理想的结果。虽然破解资金和消除困难的成本相对较高,6.088亿元,接近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对高通公司以往反垄断罚款的五倍,将来专利许可收入将大幅减少,但这并没有从内部和内部损害高通。高通刀具用户的尊严。在手机市场上,高通公司的刀法属于正义家庭,而不是左翼异端。纵观整个市场,高通在技术储备和品牌价值方面绝对领先。因此,它是一家包罗万象的公司。根据第三方数据,2014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1.67亿部,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在2014年达到4.534亿部。这些品牌包括主流品牌,如苹果、三星、华为和米兰,以及昵称品牌。但是高通有这样的嗅觉,它可以找到他们,并签署许可协议。判决公布大约一年后,200多家制造商与高通签署了授权协议。百战百胜不是好人,但好人是不战而屈服于他人的好兵。“再回到原来的地方,高通还没有做出刀来,面前每个人都是顺从的。”这种威慑几乎恢复了孙子兵法和战略进攻中所描述的最理想的战斗状态。秋风呼啸,树叶齐飞。高通公司公布2015财年的收入为253亿美元,净利润为53亿美元。虽然与过去相比,两组数据均有一定程度的下滑,但这是一年中三大罢工的结果——反垄断罚款赤字、高端旗舰处理器M810和中端处理器M615同时出现发热和电力失衡,竞争对手抓住机会追赶。调整市场。但是打败高通并不难。今年,高通芯片的发货量仍占60%以上。专利许可继续提供稳定的现金流。乾隆820发射后期,耗电量与发热均衡,情况迅速恢复到稳定状态。2。画刀子的乐趣。四处荒野和八处荒野据说对高通来说都是可怕的。他们背着各不相同的硬包,喊着“不行,不行”,坚持“渴刀头血”。2016年6月底,高通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称梅珠公司未经专利许可使用3G/4G无线通信专利,提出赔偿5.2亿元。为了维护剑客的尊严,高通向梅子砍下了专利战争的第一刀。当时的湄洲科技公司副总裁李南回答说,高通分别与每个终端制造商通报了专利许可,制造商无法横向比较谈判规则,就像进入“黑匣子”一样,这是湄洲所不能接受的。这是力量的差距,就像“海市蜃楼摇树”。2014年,湄洲发货量只有440万台;尽管在阿里投资了5.9亿美元一年后,销量急剧上升到超过2000万台,但湄洲绝对“小巧漂亮”,相比之下,湄洲发货量只有3.21亿台,是三星级的。然而,大小差距并不影响战斗情况。超过刀用户底线,高通势必全力以赴。梅祖曾经认为,依靠三星半导体和中介发展部的庇护,持有2000万套装运量和一套复杂的“黑匣子”理论,可以迫使高通遵从,这显然简化了问题。三星半导体与媒体公司他们已经学会了高通公司的方法,所以他们不想陷入这场决斗,保持沉默。高通还在美国、德国和法国提起专利诉讼,以阻止其在美祖准备出海时进入国际市场。高通公司的刀工作得很快。两个月后,美资和高通正式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梅子的手机产品将使用高科技芯片。湄洲顽强的斗士形象一直清晰可见,高通只有一把刀,那就是感谢仁慈和仇恨。梅州人在形式上过于僵硬,希望从细节上找出高通策略的缺陷,但经过反垄断调查的经验,高通杀手锏一直处于困境。一个寻求一个区域,一个寻求整个局势。它们完全不是同一种模式。把赢家和输家区别开来只是暂时的问题.我们设计了专利的堡垒,但我们无法抵御底层专利的攻击。”面对强大的高通,李楠的叹息显示出湄族人民的无奈。三。优秀的技能是不平衡的竞争。无论市场、用户还是资源,任何企业都不能说同一种语言。然而,高通很快就找到了真正的竞争对手。从2017年1月开始,苹果开始指责高通对其芯片收取超额费用,并拒绝退还10亿美元的专利费。三个月后,苹果公司正式宣布将停止支付高通公司的专利许可费,高通公司开始全球反苹果运动。高通需要勇气给苹果公司寄一本战争书。2016年,苹果的市场价值约为6170亿美元,高通市场价值在100亿美元内基本稳定。两者之间有很大差距。但另一方面,它是从产业链的上游到下游的战斗书,双方在各自的领域中已经占据主导地位——这也是顶级专家之间的战斗。高通不能夺走苹果的用户和市场,所以拔刀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它的地位。为了规避高通公司的专利攻势,自2010年以来,苹果公司发起了一项内部孤立高通公司的计划。一方面,它主要开发苹果A系列处理器,另一方面,它总是把高通和英特尔列入通信基带供应商的名单,给自己留出一条路。苹果每年在自主开发的处理器上投入大量资金,并且不得不与英特尔交朋友,英特尔的基带芯片性能一直不尽如人意。安迪·格罗夫,英特尔已故的领导人,与乔布斯不和。苹果放弃金钱、河流和湖泊与高通战斗到底。斗争的过程就像闪电的假想火花:双方各自提起诉讼和反诉,周游世界。据不完全媒体统计,双方在6个国家的16个管辖区进行了50多起独立的专利和反垄断诉讼,涉及技术、用户、资源、空间等多个层面。然而,经过几轮之后,高通仍占上风。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在一份文件中裁定,苹果被列为侵权者,禁止其在中国销售iPhone X等7种产品。经过多年的努力,苹果仍然无法与高通竞争,情况非常尴尬。苹果的三个子公司明利拒绝签署法院裁决,秘密启动iOS系统升级,并试图避免高通公司的追捕,但高通回应说,更新系统并不影响最终裁决的执行,禁令紧随其后。继续拒绝和谈只会继续撕裂伤口.”高通将寻求禁止在中国销售iPhone的XS和XR。苹果公司已经公开表示反对和解,但是除了躲避和拒绝执行法院的裁决,没有进一步的报复。在这场战役中,如果苹果不能撤退,恐怕没有人能抗拒高通。4。拔刀止水,用苹果摔跤,是解决旧怨,拔刀尽量,恢复江湖混乱后,必须全心全意面对时代变迁,在新的时代确立自己的地位,这不是高通的长处。江湖领导人往往保守而固执,不愿意接受甚至面对变化。他们懂得奔流入江湖的艰辛。他们自然希望一切都会是一样的。他们的安全感驱使他们更愿意在新的时代复制一条古老的河流和湖泊。为此,高通在2018年中旬宣布了5G手机专利授权方案和物联网收费标准。根据最新的许可计划,手机制造商和物联网产品仍然无法逃避高通税,将专利费定在2.275%至5%之间(最高限额为400美元)。智能手机从4G升级到5G,占领手机市场是高通公司的强项。其他制造商很难取得更多的突破。高通将继续成为国王,但王的领土将继续被挤压。第三方数据显示,在2018年前三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为3.868亿部,出货量在下降。鉴于产业链不成熟,预计到2020年,5G手机的销量将只有6500万部。随着网络的升级,高通优势业务逐渐萎缩,这对高通非常不利。对于5G网络带来的新变化,许多观点认为,网络升级将创造一个新的使用场景,这将不可避免地允许更多样化的终端接入网络,这可能是一个变化。”未来5G将迎来全球智能互联的时代。正如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璜所说,高通同意万物互联的用户方案,但只希望根据专利许可模型推导出这种方案。在互联时代,高通的商业模式能成功移植吗?目前,很难给出答案。然而,高通已经明确表示,目前4G网络上每个M2M模块收费50美分。高通工程资深副总裁、技术许可业务法律顾问陈立仁还表示,物联网的许可非常困难,高通准备利用专利许可的桎梏来陷阱整个行业。但是,高通越是爱上过去,它给变革带来的压力就越大。不久前,高通披露了一些物联网业务的扩张。在2018年,高通推出了智能视觉平台QCS605和QCS603,以及专用调制解调器高通9205和许多其他平台。高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有数以百计的品牌,超过1.5亿的智能设备以及相关的解决方案。2018年8月,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renkov)预测,其非移动芯片销售每年可能达到50亿美元。根据高通公司的收入构成,物联网芯片只占非移动芯片销售额的20%,约10亿美元,不到2018财年高通总收入的5%。如果说5%是设备和服务部门以及专利许可部门的总贡献,那么它显然离高通计划还很远。相比之下,自由化的竞争对手比高通更舒适。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英特尔从物联网集团获得的收入已经超过26亿美元,而移动时代的输家已经倒闭。作为移动时代的竞争对手,MediaTek推出了MT2625和MT3620等解决方案,并通过智能扬声器进入物联网市场。据一个联合开发部门的内部人士说,物联网部门对收入的贡献接近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占总收入的30%以上。仅根据第三季度21.8亿美元的收入估计,联合发展科就能够在一个季度内为物联网相关商业部门贡献6亿美元以上。这样,高通在5G时代的威慑力正在减弱。高通刀已经走出鞘,但它没有看到血:有产品,有盈利模式,有促销,但没有结果。凭借其在手机市场的影响力,高通已经成为3G和4G时代的主导者。竞争者都知道,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要打败高通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当高通仍然痴迷于依靠传统的盈利模式生存时,它仍然有一线活力,能够尽早地与新的商业模式相联系,推出适应新时代的产品。高通仍在老路上,它的竞争对手已经找到了一条新的跑道。如今,高通摆动刀子后看不到血迹,新时代已经来临。5。结束语:高通现在需要做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看到现状,给自己一个理想的位置。到2018年底,高通公司的财务业绩不佳。在苗龙科技峰会上,高通总裁克里斯蒂诺·阿蒙将原因归结为该公司不再为iPhone提供芯片,从而导致了芯片业务的衰落,并且仍然从智能手机时代的角度观察了5G和物联网时代。这种错位开始影响高通公司的判断。从全球经济形势和智能手机销售趋势来看,5G时代很难创造出更大的增量时代,这对终端制造商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对高通盈利模式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当高通向对手挥刀时,但没有人害怕其猛烈的进攻,这也表明高通必须做出改变。